罵著罵著變爆款了!還捧紅了今年最「土美」的女主角(圖) 加载评论...
資訊  Vista看天下  2023-11-21 17:52


短劇《哎呀!皇後娘娘來打工》劇照。


在短視頻刷到「穿越皇后愛上我」「贅婿翻身成霸道總裁」時會嫌棄划走的朋友們,恐怕沒有想到——

這些看起來比奇葩廣告還尷尬的網路短劇,已經默默做成了大生意。

這兩天有一則新聞流傳,國內某公司旗下的短劇App,最近在美國iOS娛樂榜上衝到第一。

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一群外國臉,在屏幕里上演中國式的狗血愛恨情仇。



我慕名去看了最受歡迎的《億萬富翁丈夫的雙面人生》,從第一個鏡頭就嗅到了熟悉的狗血味。

簡單來說,這部劇就像是《情深深雨蒙蒙》和《宮心計》的超級濃縮體。

女主角是美國版依萍,從小慘遭父親拋棄,如今為了給媽媽換腎不得不回頭找狠毒的繼母一家借錢。



還被那個會花2萬塊買包(這手鐲好貴呢,要20塊)的同父異母妹妹羞辱:「我可以借給你錢救媽媽,只要你願意嫁給老王家的那個傻私生子。」



至於老王家的私生子,人設類似《宮心計》里陳豪演的那個皇上。

生在富貴人家,但因為身份特殊遭人忌憚,不得不把自己偽裝成一個人傻又愛犯事兒的花花公子。



接下來的故事,相信閱狗血片無數的大家已經都能猜個大差不差。

陰差陽錯成為夫妻的男主女角,展開了一段激情四射的先婚後愛故事。

順便讓男主角扮豬吃老虎,奪回屬於他的一切。



而其中大概以每兩分鐘一次的頻率,插入爽文標準打臉情節。

比如反派以為女主嫁了個醜八怪,結果在婚禮現場當場變臉;



奢侈品店一開始看不慣女主的寒酸,聽說男主要買店裡最貴的一雙鞋后,立刻換上諂媚表情進行跪式服務。



不知道外國人看了作何感想,反正中國網友立刻覺得這狗血味兒對了,「醇正、濃厚」。

誰能想到,當年以拍「贅婿」題材而打響名頭的狗血短劇行業,已然自己拿到了贅婿翻身劇本。



APP走出海外、市場規模將超200億,因為開機劇組太多,讓橫店幾乎變成了「豎店」(豎屏觀看)……

「以前都笑我不登大雅之堂,如今我身家百億,成為影視大亨。」

這走勢就連初代短劇男主「贅婿龍王」看了,都要給大家表演一個歪嘴笑。



現在哪怕是自認品味絕佳的人,也無法保證會在這個一分鐘能刷到5個短劇片段的環境里,忍住自己點進「下一集」的手。

有網友跟朋友吐槽「怎麼會有人花錢看這種土玩意」,結果朋友嘿嘿一笑,說已經在各種看劇小程序上花四五百塊了。



不怪咱們意志力弱,只怪敵人太狡猾。

如果說初代短劇市場像是小型連鎖飯店,只會吸引一部分對它感興趣的人來消費;

那麼現在2.0版本的短劇就好像是旅遊區景點外的飯店,老闆在門口發傳單、招攬試吃,就看誰會忍不住誘惑進店花錢。

這個「試吃」環節,指的就是你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無意刷到的這種劇情——

「悲情皇后重生成現代豪門太太,千方百計想幫總裁納妾。」



「都以為他是窩囊廢,誰知卻是權傾天下的龍殿殿主。」



乍一看,你還以為這又是什麼影視博主給熱播劇剪輯的「小美大壯」版本。

花2分鐘連看3集(對,就是這麼短)才發現這不是經過濃縮處理的電子榨菜,根本就是維持人類娛樂生命體征的營養藥丸——

全是精華,沒有包裝。

無需知道什麼是「龍戒」「神主令」是什麼秘密信物,一部現代商戰片里為什麼會出現戰王和戰神,以及皇後娘娘跟高冷總裁之間怎麼就從相看兩厭變成火花四濺了。

只需悠然自得地欣賞濃度極高的打臉反派裝X現場。

就拿「揭秘身份」這個梗來說,我小時候看《康熙微服私訪記》最喜歡的就是康熙亮出皇帝身份、壞人倉皇下跪的橋段。



當年的電視劇十幾集才揭秘一次,還是步子邁窄了。

現在的慣常操作是5分鐘給你來上10次。

所有人都以為男主是窮鬼,沒想到拍賣會上拿出1億元陪大家玩玩,讓全場富人當眾震驚;



女主上廁所時發現神秘檔案,發現丈夫竟是掌握了300家上市公司,以及一個暗夜軍團的神王;



反派女冒充假千金,結果被真千金拿著信物當場拆穿……



這樣高濃度的刺激劇情,只需花費幾分鐘甚至十幾秒,你可以隨時在老闆走過來時切換回工作狀態,或者繼續刷下一個炸裂情節。

誰能忍住不看?

當然,正如試吃的目的是為了引你去消費,當你真正開始沉浸在劇情里的時候,它又往往會在最讓人心癢難耐的地方停下。

比如在贅婿劇中,當全場所有人都在嘲諷男主,突然來了一個可以證明他身份的人時,情節通常會停在這句話後面:

「大膽,你可知他是誰?」



而在「霸總愛上我」的題材里,當男女主為經濟拮据吵架之後,劇情又會停在男主偷偷的一個電話之後——

「奶奶/某下屬/某朋友,你幫我個忙。」

反派們聽說男主的真實身份會如何反應?財富滔天的男主要如何解決與愛人的感情危機?

故事戛然而止,而在視頻最後或是評論區里,會出現一行頗具誘惑力的大字:

「點擊下方,觀看完整劇情。」



根據我的觀察,這行字是決定你是否選擇走入短劇宇宙的分水嶺。

有些人會轉頭去尋找其他的電子榨菜,但也有人在誘惑面前沒忍住,狠狠地按下那個「@xx短劇」的標籤。



如今市面上的短劇,大多以社交平台上的小程序、而非獨立的APP為載體。無形中也就降低了大家追劇、甚至付費追劇的門檻。

這切換是如此絲滑,你甚至會以為自己只是點進了某個視頻合集。



在小程序里,通常還能再看幾集免費的劇情。

但同樣又是在某個動人心弦的劇情節點,你的手機屏幕上會無情地跳出一個付費通知——



至此,你也就完成了從被試吃吸引,到猶豫地走進店鋪,再到坐下開始點菜的全過程。

剩下的就是吃完交錢了。

如今很多人會把短劇類的爆火,全部歸因為大眾「我是土狗我愛看」的心態。



但這隻能解釋短劇的出現,卻無法解釋它能「贅婿翻身」,發展到如此大的規模。

一個很普遍的疑惑:現在各個公司每天產出那麼多短劇,能成爆款的就那麼幾個,其他人還不虧到褲衩都不剩?

其實短劇跟普通影視「三年磨一劍,一部爆款吃三年」的商業模式完全不同。

目前市面上哪怕是被公認小成本的常規劇集,通常也是拍攝成本佔大頭。

就像是你開一家餐廳,無論有沒有人來吃,都得先投入一大筆房租、裝修費、採購費……



然而短劇更像是賣水果,貴的不是水果本身,而是運費。

放在短劇行業就是儘可能壓縮拍攝成本,大頭是宣發、投放費用。

兩者的差距大到什麼程度?根據媒體報道,現在拍一部短劇的拍攝成本就是三到五十萬,但爆款短劇的宣發,可能兩三天就花幾千萬。

這些錢都用來幹什麼了呢?主要就是用來找到它的精確受眾,並把受眾轉化為付費會員。

所以不要埋怨自己的意志力太差,畢竟能推到你眼前的短劇片段,都是為你量身定製的「魚餌」。

一個短劇團隊,劇本可能是劇本殺編劇寫的、拍攝可能是MCN公司搞的、演員可能就是在網劇里都演不上男N號女N號的小透明——

但宣發團隊,絕對是專業的。

根據影視行業號的爆料,一部短劇從上線開始,投放團隊就要進行緊鑼密鼓的投放策略嘗試和調整。

是選短視頻平台作為主推戰場,還是網文平台或者手機廣告?

推廣時的演算法標籤要打給哪個人群?

剪輯的方式是影視解說二創還是直接放原片?

甚至很多短劇為了吸引更多類型的觀眾,還會在免費章節的部分剪出不同版本的故事線。

你刷到的是贅婿在丈母娘面前受盡屈辱,我刷到的是神帥暗算蟄伏多年後大殺四方。

最後咱們在同一部短劇下面相聚了,驚不驚喜?意不意外?



當然這一切只為了最終目的——讓更多的人充錢、買會員。

因此你也就可以明白,為啥會有那麼多影視圈的人都要到短劇里分一杯羹。

如果說傳統影視行業的難度是女媧造人,那短劇的拍攝難度就就相當於女媧往地上甩泥點子。

前期投入小、風險低,而宣發花的錢又是可控的:推廣效果好就繼續加錢,效果不好就乾脆放棄、下一部走起。

只要獲得的會員費超過推廣費用一定比例,那剩下的就都是利潤。

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如今短劇主打的就是最簡單的薄利多銷邏輯。

這些小程序一般會提供包月會員和分集支付兩種方式,價格通常是一集幾毛錢。

看起來挺便宜,但別忘了它一集的時常也才1分多鐘,十幾塊錢也不過剛剛填滿當天的廁所摸魚時間。

而且就像某些網文連載7、8年還不完結一樣,有些受歡迎的短劇也會越拍越長,讓你不知不覺花了上百塊還是沒看到結局。



當然也有這種決策失誤、無法棄劇的。

有業內人士說,因為短劇觀眾隨時存在棄劇的可能性,所以他們在拍攝剪輯時會把情節高潮點分散在每一集的劇情中;

而願意為此買單的人,其實也並不指望能在這些「神王」「霸總」的故事裡篩選到什麼精品,不過是想在緊繃生活這不到兩分鐘的間隙里,尋求一份最直白的刺激。

「電子榨菜」這個詞剛剛出現的時候,大家還會討論這東西健康不健康,會不會影響大眾的審美品位。

當年邊吃邊怕顯得太low,如今到主動搬一箱箱的「電子榨菜」回家,還得挑挑品牌。

今天,有媒體報道微信將持續打擊違規短劇,共處置下架小程序內違規微短劇114部,處置嚴重違規發布微短劇的小程序賬號163個。

此前不久,抖音、快手等平台也發布相關治理公告,治理重點包括一夜暴富、天賦異能、速成神功等誇張題材。

或許很快,我們就不會在頻繁面對「被狗血劇情吸引到想花錢」的誘惑。

當然了,最頂級的短劇觀眾,還要數那些堅持不充會員的人。

很多短劇為了保證推廣效果,會在不同的賬號上放出不同的集數和劇情。

多少人自嘲,「在網上東湊一集西湊一集,我就這樣靠『撿破爛』看完了一整部短劇。」

大家早就已經承認,多數人就是需要這樣簡單重口的電子榨菜,來配你我這份寡淡的人生。

不說了,我這就去社交平台上找下一個讓我「一眼萬年」的狗血故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