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行30年,莫文蔚公開絕版寫真:真的性感又前衛(組圖) 加载评论...
資訊  一條  2023-11-09 16:49
今年10月,

莫文蔚在香港舉辦了一個小型藝術展,

將20年前大膽且前衛的寫真集再度展出:

裸露但適度,生動詮釋「性感」二字。





「莫后光年」展覽中的大畫幅寫真作品







2005年出版的寫真集《文丞武蔚》部分作品


在出道的30年裡,莫文蔚發行了30餘張專輯,

舉辦了100多場演唱會,

成為一代人的回憶。

2019年,她宣布未來不再舉辦大型巡迴演唱會,

開啟人生下半場。





拍攝當天,莫文蔚的先生Johannes來畫廊接莫文蔚「下班」


展覽閉幕那天,

一條攝製組和莫文蔚相處了一下午,

相比起年輕時的靈動青澀,

現在53歲的莫文蔚

常以素顏示眾,

身上帶著一種渾然天成的鬆弛感。

她身材一直保持45kg,

20年前的衣服都還在穿。

我們看她在街上遛五隻狗、和老公親密互動,

也談及不再舉辦大型巡迴演唱會背後的原因。

採訪的一小時里,

我們多次開懷大笑,

就好像眼前的莫文蔚,

還是25年前那個唱《忽然之間》的靈氣少女。

編輯:張銳嘉

責編:陳子文







展覽中的小房間模擬莫文蔚演出前的化妝間,牆上鋪滿了演唱會相關的時間表、樂譜和服裝設計手稿等等

太平山街附近,畫廊、小眾書店、咖啡廳雲集,這裡是香港的一小塊文化街區。莫文蔚的展覽「莫后光年」就在這個街區坡道上的一間畫廊里,這是她的前同事、滾石唱片前總經理新開辦的空間。





莫文蔚為我們展示照片牆上的部分照片


畫廊很袖珍,不到40平米,展覽的信息量卻很大。進門左手邊是一整面貼紙牆:和好友張國榮、劉德華、周星馳的合照,《墮落天使》《大話西遊》的劇照,還有和知名攝影師夏永康合作的眾多創作等等。莫文蔚的20歲到50歲,就都在這裡了。



右前方一幅巨大掛畫成為全場焦點:莫文蔚全身裸露趴在一張黑色皮沙發上。這幅《全身莫文蔚》是為1997年同名專輯拍攝的封面,是莫文蔚進入滾石唱片后的第一張專輯,直到現在都是香港唯一一張背部全裸的流行音樂專輯封面。

她愛用肢體表達自己,而性感與裸露無關,她說:「赤裸但不顯露,脫光了但仍穿著衣服。」





莫文蔚在王家衛電影《墮落天使》中的紅髮造型,1995





莫文蔚寸頭形象


莫文蔚一直很大膽。1997年電影《墮落天使》拍攝結束后,因為染了一頭紅色頭髮,發質開始變差,她乾脆踢了光頭,還以寸頭形象接戲,維持了半年;

2001年在西藏拍戲,她就許下了心愿未來一定要在這裡開一場演唱會。2019年出道25年巡迴演唱會「絕色莫文蔚」在西藏成功舉辦,她成為第一個在世界最高海報舉辦大型個人演唱會的人,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紀錄。

這年的她剛好50歲,在此之後,她宣布不再舉辦大型個人演唱會,而背後的原因之一,便是她一直踐行的環保主義。她希望身體力行,儘可能減少污染和資源浪費。

莫文蔚不怎麼買新衣服,東西也保存得很好,「重點是我身材沒有變」她笑著說道。前幾天的表演上,還有粉絲認出了她穿著20年前拍寫真的同一件衣服。

現在的莫文蔚常在微博分享生活、跟老公的合影,工作節奏放慢后,他們常在倫敦的家裡放鬆。她因為這次展覽回到香港一段時間,攢了一波工作一起完成,「就不要像以前一樣,因為一個出場一個亮相就飛很遠,還覺得自己很酷。(笑)」





拍攝當天莫文蔚參加媒體活動


在展覽期間,我們聯絡到畫廊老闆,跟我們溝通拍攝,她一直說喜歡一條的作品,也沒幹涉拍攝和採訪內容。直到拍攝當天,我們才知道她曾是滾石唱片的總經理。

當天還有一個小型媒體和粉絲見面會,小小的展廳內擠滿了人,而負責活動的團隊卻十分精簡,一些工作莫文蔚親力親為。

送走了朋友和粉絲,就只剩畫廊的老友陪伴莫文蔚。她的行頭十分簡單,一個單肩托特包里裝了一件衣服和一個化妝包。在一條採訪前,她一個人在幾平米的化妝間里用粉餅的小鏡子補妝,穿著黑色T恤來到了一條的鏡頭面前。





從畫廊出門后遇見一位遛狗路人,莫文蔚和狗狗合影


採訪結束后,我們發現門口的粉絲遲遲不離開,轉頭莫文蔚已經走出了畫廊,跟粉絲互動,還牽過路人的5隻柴犬大方合影。來接她下班的老公,站在旁邊默默觀看。

畫廊老闆也準備下班了,她說伍佰來香港了,他們約了一起吃晚飯,「以前滾石的同事現在都還是朋友一樣。」

以下是莫文蔚的自述。







莫文蔚接受一條視頻專訪

突然間到了出道30年,有些不可思議,就想做點好玩的新的東西。

偶然得知前同事開了這樣一個畫廊,我就覺得我們當然要搞東西了,不如做一個30周年的展。

30年積累了好多東西,亮點之一就是這本20年前出版的《文丞武蔚》的寫真集。當時只出了不到1000本很限量的實體書,賣完捐給慈善之後就絕版了,我就覺得不行不行,現在想通過電子的方式讓更多人看到。





這本書蠻嘔心瀝血的,籌備了三年,是由兩位我很喜歡很熟悉的攝影師拍的,一個是夏永康,還有一個是CK。照片後面的故事,是我很想傳達出的這些年的心聲。



封面這張《全身莫文蔚》是1996年拍攝的,也同名我1997年出的專輯。當時我入行四年,密集地拍了很多電影,《食神》《大話西遊》《墮落天使》......後來進了滾石唱片,從那時開始專註於國語歌的創作,因為廣東話里「新」和「身」的發音是一樣的,就好像是音樂上的全新出發。

當時拍攝的確是什麼都沒有穿,但我一直認為性感是內在態度上的表達,而不是說裸露多少,你可以什麼都不露但還是很性感,要自信才能散發魅力。





2004年,莫文蔚成為亞洲動物基金「拯救黑熊愛心大使」

這些照片真的都很前衛,我是很喜歡用身體語言來表達我想說的。有幾張是我接了很長很長的假髮,批下來蓋住赤裸的全身。我是堅決反對穿皮草,就想說我們人類有自己的頭髮,像衣服一樣可以裝飾自己,就沒有必要殺害野生動物,用他們的毛髮披在自己身上。

2004年左右,偶然看到一個報道講述我們中藥中的熊膽是怎麼取來的,原來是要把野生的黑熊抓起來放在籠子里,常年困著,會在它們身體弄一個洞,然後抽它們的膽汁,我無法相信這麼殘忍的手法。於是我自己去找亞洲動物基金,問他們可不可以讓我來一起幫忙,一直合作到現在。



我對動物的感情可能是從很小的時候培養的。我從小就把自己當作一隻小狗,每天早上就請外婆幫我梳頭髮,要綁兩個辮子,像兩個可愛的狗狗耳朵一樣,然後要外婆帶我去公園散步,就好像是遛狗一樣,我就是那隻小狗(笑)。





「莫后光年」展覽現場



慢慢地我發現自己的性格更像是貓。後來我爸爸跟解釋我的名字是來源於《易經》的一句話:「君子豹變,其文蔚也。」形容豹子身上的花紋是隨著時間越變越漂亮的,人也是一樣,經歷得越多成長得越美麗,我想把我名字的意義好好活出來。在寫真集里我也拍了一組照片,直接把豹紋畫在身體上。







莫文蔚在演唱會上表演,古箏幾乎是她演唱會的必演節目

我從3歲就已經知道我就是要表演,我很享受站在燈光下對著觀眾展現自己,所以從小利用各種機會表演、參加比賽或者話劇。

那個年代,你不會到處跟人家說我想做明星,大家會覺得「哇你是在做夢嗎」,是很不ok的(笑)。

後來念大學,有一天跟媽媽聊天,我說我想做表演的工作,媽媽有點吃驚,但沒有覺得不好,反而是很支持我。從小無論我想做什麼,家庭真的都給我無限的支持。

我本身就是混血兒,我爸爸是威爾士和中國混血,媽媽是三國混血,出生在這樣的多元文化家庭中,我就覺得自己可能是跟別人不一樣,就想做不一樣的事情。

比如小時候身邊香港的小女孩都是學芭蕾舞,但我就是很想學中國民族舞,然後又學了古箏。所以演唱會我是一定會用上古箏的,而且不是正常的音色,而是插電、做搖滾。





《文丞武蔚》中,莫文蔚在西藏拍攝的照片





《文丞武蔚》中,莫文蔚在西藏拍攝的照片,並作詩「Somewhere I Belong:I know a place where heaven and earth meet, where the stars are within reach, and the world is at your feet."


我應該是挺大膽的,做不理所當然的事情反而會給我能量。

《文丞武蔚》中有一組照片是去西藏拍攝的。我第一次去西藏實際上是2001年拍電影,我特別喜歡,景色很震撼。當時就幻想著如果有一天能在這裡開演唱會,在世界最高海拔的平台,唱自己的歌,就好像世界都是你的。當時我寫了一首詩叫Somwhere I Belong,表達舞台對我的意義。







2019年11月12日,莫文蔚的西藏演唱會創造一項新的吉尼斯世界紀錄

十幾年之後,我們開始籌備「絕色全球巡迴演唱會」,我們希望每一個省份都可以開至少一場演唱會,那西藏就是必須要開了。

可沒有人在西藏開過個人演唱會,有很多挑戰,各種器材的運輸都非常艱難,但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。

團隊有一半人都有高原反應,尤其是dancer和鼓手,他們要很大的肺活量,排練的時候跳幾首歌就要下來吸一下氧,可真正演出的時候大家就是完全投入,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必須要做到。

演出當天請到吉尼斯的考察官到現場,來認證我們真的完成了。2019年11月12日,我們刷新了一個世界紀錄,夢想成真。

我一直很享受做演唱會,我很愛我的團隊,沒有他們就不會有我。





莫文蔚在西藏演唱會上穿著民族特色服裝


其實我性格是比較內向的,最近流行的mbti人格測試我是ixxj,就是內向有規劃的那種,但朋友都說我是「人來瘋」,演出之後可能會很累,但一見到朋友和鏡頭又會很嗨。

我還剃過光頭。當年拍《墮落天使》染了紅色頭髮,染得很誇張,後來頭髮就都爛掉,我就覺得實在受不了了,把它全部剃光,後來維持著寸頭的造型很久,接戲也都是這個造型(笑)。我很愛很極端的東西,剃完光頭之後我就又把頭髮留到很長很長,到腰間這個長度。

回看出道的30年,可以經歷不同的時代,我是非常幸運的。





1996年莫文蔚推出第二張個人專輯《全身莫文蔚》





1999年,莫文蔚和攝影師夏永康一同創作的粵語專輯《回家》封面,當天香港颳起了颱風,但拍攝意外順利

剛入行的時候是CD盛行的時代,好幾張專輯也出了卡帶,後面CD開始慢慢沒落,後面還出過一陣MD(mini disc),一度大家也陷入迷茫,該怎麼辦?後來數字平台就開始興起,現在大家都在網上聽音樂,突然黑膠又流行回來,真的很過癮。

有很多歌曲能夠被現在的人記住和傳唱,能通過音樂作品感動很多人,這是一種幸福。









2021年6月,絕色25周年世界巡迴演唱會

在香港紅館順利落幕,

從2018年到2021年一共演出48場


2019年,絕色25周年演唱會接近尾聲,我決定之後不再舉辦大型巡迴演唱會。

當然開演唱會非常開心、非常享受,可我上一個十年,基本上就是不斷地一輪又一輪地開演唱會,做一個新的唱片,又開一輪……所以我覺得夠了,可以去做下一個東西,吸收新的才能創造出更好玩的新作品。

另一方面,我覺得這個方式很不環保。我真的都不知道應該從哪裡開始做起,是不是以後都不坐飛機呢?我也做不到,可我能怎麼樣?只能盡量減少我的carbon footprint(碳足跡),不再用這個方式開演唱會。未來是不是會有新的科技加入,就會有新的方式來分享音樂?

我現在覺得這樣的生活方式是對的。生活上我也比較注意,比如今天我去買麵包,店員本來想把每個麵包單獨包裝,我說放在一個袋子里就好了。在英國買菜,洋蔥和水果就直接放在袋子里,不用再單獨包裝,每次拿回的紙袋也都可以重複利用,蠻環保的。

有這樣的習慣是很好的,不是說不用新的塑料袋就能拯救地球,這只是非常小的一點點貢獻,還有很多需要努力。





展覽中的演出服





2017年香港回歸20周年,

莫文蔚請著名服裝設計師郭培設計的舞台服

她在2021年6月的紅館演唱會上再度穿著演唱,

也被展出在本次「莫后光年」展覽中


我東西都保存得很好,不愛亂丟,也不覺得我要一直買新的衣服,重點是我的身材沒有變,舊的衣服我一直能穿。有一天一個舞台表演上,我穿了一個網狀的衣服,下面很聰明的粉絲看到就說哇,這是不是我20年前拍寫真的一套。我說對對對,還真是,就是那一件。

以前真的是完全瘋地投入工作,現在結婚很多年了,也經歷了疫情,工作很重要,可是不是生命里的一切。老公、媽媽、私人時間還有健康都很重要。







現在的莫文蔚時常在微博更新生活照

回到英國我跟我老公的家,那真的很休閑,出去公園散步,去看展覽,然後看音樂劇。我最想做的就是音樂劇了,不需要把百老匯的那些翻譯過來,而是有更多的真正屬於中國的原創故事。

我今年53歲,心態是很重要的,如果你能保持開心,保持年輕的心,那麼外表也可以很年輕。曾經我也在媒體上說過我不想要小孩,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,這個我沒有糾結過。

我覺得活得很自在,很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