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們當明星的真是好難」求求張雨綺們別再賣慘了(圖) 加载评论...
資訊  雷叔寫故事  2023-11-18 20:12
1

最近熱搜上有個視頻,說張雨綺又迷惑發言了。



應該是在某個綜藝節目里,這姐大聲哭訴,說我們當明星的真是好難。

「生活中好多事情,有很多東西的快樂,你們隨手就能夠拿來,但我們明星就不可以。」



「你想簡單地生活,想和喜歡的人牽手走在大馬路上,也會被人說成一二三四。」

所以明星真的好難,有好多身不由己。



講著講著,她還把自己講哭了,感覺確實是非常真實情感地心疼自己「不如普通人」。

為了避免被斷章取義,我去找了視頻出處,發現這其實是2019年的綜藝《各位遊客請注意》。

這綜藝就是找了好幾個明星,讓他們各自帶著一群素人去世界各地旅遊,同吃同住同行。



於是有同行人問張雨綺說,你沒有很抗拒和一群素人出來旅遊,張雨綺的回答是沒有,「我人生終於可以跟素人一起旅遊了。」



接著就有了前面那段情不自禁的發言。她對話里提到的「你們」也確實指的就是這些普通素人。

但是,等等,你不覺得這邏輯很奇怪嗎?

尤其這話從張雨綺嘴裡說出來,就顯得更匪夷所思了,有種凡爾賽而不知的味道。

你在直播間里推薦大家買鑽石但不要買碎鑽的時候,沒有羨慕過普通人的快樂;

你全國各地到處飛著參加高檔奢侈活動的時候,沒有羨慕過普通人的快樂;

你嫌棄六百塊一雙的襪子便宜的時候,沒有羨慕過普通人的快樂。



怎麼偏偏想談戀愛、想做自己的時候,開始羨慕普通人了呢?

真實的普通人哪有那麼多快樂。

他們中的大多數光是努力活著就已經很累了。他們要操心的事情太多,工作和生活,自己和家人,錢包和理想,都要取捨,都要權衡。

當明星們考慮買多大的鑽石才夠保值的時候,他們在計算如何用最少的錢維持最久的生活;當明星們天南海北四處飛著體驗人生的時候,他們在思考怎麼才能讓家人過得更體面。

他們可能一生都沒有什麼特別的體驗,沒機會看太多未知風景。只是按部就班地學習、工作、生活,試圖改變自己微不足道的命運。

明明張雨綺這段話,反過來說才合理。

普通人才是真羨慕明星輕輕鬆鬆日入208萬,開心了不開心了都是新聞,都有人買單。

戀愛是在片場談的,結婚是品牌贊助的,孩子是綜藝裡帶的,離婚都能做成生意。

有人找他們旅遊,有人找他們體驗文化,有人找他們試用東西,僅僅只是他們是明星,就可以享受各式各樣的體驗,邊體驗還能邊拿酬勞。

這不比普通人好過太多了嗎?

又有什麼慘好賣呢?

2

雖然不理解,但明星賣慘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吉克雋逸之前在直播里抱怨,說網友對明星們的要求實在太高了,又要會處事,又要專業能力過硬,又要能夠抗壓。



還在五一參加音樂節的時候發微博說,

「你們放假我上班」。

也不知道哪個普通人上班能有這個工資。



王鷗也在節目上哭過窮,說自己早就想退休了,只是因為北京房價太貴才放棄。



之前高以翔錄綜藝時不幸意外猝死,也有不少明星趁機模糊視角,哭訴這行是高危行業。



他們說,當藝人可真累啊。

又要熬夜又要拚命,受傷生病都是常態。



除了工時長,還會面臨工作環境的甲醛污染;

還要接受不合理的拍攝方案;

動不動就得吊威亞、跑爆炸;

網路暴力更是會帶來精神層面的傷害。



確實,娛樂圈的工作可能不輕鬆。

但要論辛苦,其他行業也一樣,無論是熬夜,還是拚命,都有過之無不及,只是他們賺的錢,遠不足明星們萬分之一。

和他們比起來,明星們哪裡慘呢?

放到行業內作比較,明星就更不慘了。看看娛樂圈裡那些普普通通的工作者,誰不比明星慘?

明明他們才是娛樂圈的大多數。

#幕後創作者 慘

都說娛樂圈裡作品最重要,但真正創作出作品的人卻往往是默默無聞的。

無論是一首歌、一部電影,還是一部電視劇,它們能製作完成並上線,背後都有無數人共同努力,絕不僅僅是台前這些明星的功勞。

就拿電視劇來說,劇本需要編劇,拍攝需要導演、攝影、妝化、服裝設計、造型設計,製作過程還要剪輯、後期、特效等等。

缺一不可。

但他們的工資和明星比起來,完全是天壤之別,根本沒有啥可比性。(特別知名的除外)



可是,作品受歡迎,功勞是明星的;作品不受歡迎,幕後人員反而成為粉絲的甩鍋對象。

而且,現在但凡有明星出事,過往所有作品都會下架,幾乎已經形成了潛規則。

李易峰出事後,大家在擔心《古劍奇譚》不會要下架吧。後來想了想,發現根本不用擔心,因為《古劍奇譚》在鄭爽那會已經下架了。



搞得大家一聽說有藝人塌房了,第一反應都是先看看有沒有資源需要下載緩存。

這不是支持塌房明星的意思,而是因為很多作品確實是優秀的,凝結著工作人員的心血。

萬一碰到作品被下架封禁,意味著他們的工作都平白蒸發了,「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」。

想象一下,你是個攝影師,在娛樂圈裡工作半載,參與了不少項目;臨退休時,想總結下自己的工作成果,結果一看拍過的片全給下架了。

這不就等於大半輩子都白乾了嗎?



光是想想,都覺得挺心酸的。

我真心覺得,如果作品本身沒什麼問題,直接處罰明星就好了,沒必要連帶著作品一起罰。

尤其是幾年前、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的那些作品,就這麼牽連下線,怪讓人難受的。

還有一種情況,劇還沒播,房就塌了。大家也只好焦頭爛額地考慮,到底是換人還是止損。

像這種類型的項目,很多工種是流動的,比如化妝老師還有攝影老師這些,都是計劃好時間段,與不同項目進行合作,費用按項目結算。

這就意味著,一旦定好的項目停擺,不但拿不到預期的費用,還要重新去找另外的工作,好彌補空檔期的損失,否則只能喝西北風。

明星犯錯,底層人買單,挺無奈的。

#製作團隊 慘

每個綜藝節目背後,都有一個製作團隊。他們也是另一種類型的幕後工作者。

往往是製作公司先設計齣節目形式,細化內容,形成提案,做出台本,再邀請明星參加,最後才有了大家看到的各式各樣的節目。

但他們中的很多人,尤其是那些基層員工,都拿著不高的工資,上著沒有規律的班。



比明星起得早、睡得晚,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

因為在明星們出場進行錄製前,這些工作人員需要完成更多的準備工作,協調場務、到場人員,準備道具、裝置,測試燈光、音效等等。

繁瑣,但必須。



這些工作者最擔心的就是因為各式各樣的意外,導致節目沒辦法順利錄製。

我有個朋友,之前是《這就是街舞》的工作人員,有段時間王一博有八卦,她嚇死了,說工作做到一半,款還沒結呢,可千萬別出事。

還好最後王一博闢謠了,也沒啥實錘傳出來。

但也有沒那麼好運的人,碰到明星塌房,項目半路叫停,尾款也拿不到,白白耗費心血。

這還不慘嗎?

#後期剪輯 慘

為什麼單獨把後期剪輯老師們拿出來講,是因為他們的存在實在太特殊了,完全可以稱之為娛樂圈的中流砥柱、定海神針。

沒有他們,娛樂圈可能真的不會轉。。。

時不時就能在網路上看到後期老師匿名吐槽,一會是要一個一個P掉毛孔、一根一根P上睫毛,一會還要處理好藝人鼓起的褲襠。





有時候,明星的著裝打扮不符合要求,也需要後期老師伸出援手。什麼張牙舞爪的紋身,什麼五顏六色的頭髮,統統P掉!



明明藝人提前做好管理就能避免很多問題,但他們就是非要把工作量留給後期。

如果說這些只是後期們的初級考題,那當明星塌房時,後期們便會迎來自己的封神之戰。

他們不得不熬夜加班,連夜打碼,用盡一切方式,讓目標人物消失在即將播出的節目中。



李雲迪出事時,恰好是綜藝《披荊斬棘的哥哥》正常更新的前夜。

節目後期立即行動,表演的畫面要麼模糊,要麼切遠景,讓整個人的存在感降到最低。



還要一幀幀摳圖,連一雙手都不給留下。

至於鋼琴,就讓它自己彈吧。



在此之前,同檔節目因為霍尊返工過一次。

明明是三個人的舞台,他卻不能有姓名。



要不是提前知道,根本看不出右邊兩位藝人之間,原本還站著一個活生生的人。

在娛樂圈當後期,刷子不夠用,得上斧子。

吳秀波出事前恰好錄了一期《王牌對王牌》,結果最後播出時,連個影子都沒留下。



據說當年那位後期剛入職就趕上這活了,加班了三天三夜,才把人給處理乾淨。

稱得上勞苦功高。



同年他參加的北京春晚,也經歷了同樣的考驗。

後期直接用了一招乾坤大挪移,把中間的人咔嚓剪掉,兩邊簡單粗暴地拼接起來。

別說這辦法看似方便,但不留神看也沒啥痕迹。



就連素人塌房也會連累後期。

戀綜《怦然心動二十歲》第二季剛開播時,有嘉賓被爆出醜聞,只好下線整改。

後期想盡辦法,來了一招渾水摸魚,是樹、是書包、是警示牌,但不能是某人。







如此看來,後期們早已練成了《人の消失術》,熟練掌握了不著痕迹打碼的三十六計。

畢竟誰也不希望自己費心費力做出的東西,布滿粗糙的馬賽克,就像打滿了補丁。

偶爾也會出現條件不允許的情況,所以會看到一團人形馬賽克大大咧咧地坐在人群中央。



充斥著後期的憤怒與暴躁。

當然,給人物打碼只是後期補救工作的一部分。

對經驗豐富的剪輯師來說,比打碼更麻煩的是,需要重新調整節目的故事邏輯,讓其自然順暢。



眾所周知,綜藝節目里,每位嘉賓都有自己的故事線,並且也承擔著主線的一部分職責。

那麼,一旦拿掉這個人,不但他自己的內容需要剪掉,還得重新規劃主線內容,所以很多時候還需要編劇參與進來,重新用現有素材講故事。

。。。

能怎麼辦呢,還不是只好熬夜加班。

真誠建議各平台聯合開發一檔新節目,讓後期大神集體出戰,不如就叫《身經百戰的後期》吧。

比比看,誰的碼打得快准狠。

#群眾演員 慘

娛樂圈裡還有一類很特殊的存在:群演。

他們聚集在各大影視拍攝基地附近,拍最不起眼的戲份,拿最微不足道的工資。

根據東陽市橫店影視城演員公會所發布的通知,橫店的群眾演員工作10小時能拿到120元。



這是在2020年9月調整過才有的水平,之前的價格更低,工作10小時可獲得100元。

此外,如果有其它特殊需求,比如需要剃光頭、扮演死者、在極端溫度下工作等情況,都可以獲得額外補貼,大多在10-50元之間。



以這個收費標準作為參考進行計算,群演如果能每天工作10小時,月收入有3600元;如果每天工作18小時,月收入能達到6500元;如果願意做出一些「犧牲」,還能收穫更多。

聽起來似乎不錯,但這是最理想的情況。

橫店登記在冊的演員據稱有六七萬人,而常年漂在橫店、想要獲得演出機會的人更多。他們常年守在各大影廠門口,等待著來活。

其中真正能得到工作機會的屬於少數。也就是說,大多數群眾演員無法保證自己每天都能得到工作機會,他們的收入很不穩定。

有人現身說法,表示自己從2018年初開始在橫店謀生,起初每天只有60到70元的收入。

為了補貼生計,他還註冊了當地的外賣員,兼職送外賣,比演戲掙得多,月入近5000元。



因為群演是塊磚,哪裡需要哪裡搬,所以他們什麼都要會一點,騎馬、射箭的架勢都要會。

而且冬天拍夏天、夏天拍冬天,都是常有的事。三四十度的高溫,帶著假髮和頭盔拍戲,衣服上洗不幹凈的酸臭味湧入鼻腔,純粹是煎熬。

像這樣的故事在橫店甚至不算特別。很多人想要生活,也要想要演戲,然後就來到這裡。

或許有人會說,這是因為他們能力有限,只能做群演,也只能拿這麼多錢;但偶爾看看電視劇里的某些演員,我也著實不知道他們比這些群演強在哪裡,也許只是一個背景。

3

反正看來看去,明星有多慘我沒看出來,娛樂圈裡比明星慘的可以說比比皆是。

這些明星們說自己慘,無非是說自己拍戲辛苦,壓力太大,說自己沒有私人空間,總被關注。

但是你拍戲是拿了片酬的,是別人用金錢購買了你的勞動,這不就是正常的勞動交易嗎?

普通人不都是這樣,用勞動換取報酬嗎?

甚至普通人的工作性價比更低,付出更多的辛苦,賺取更少的工資。

如果明星覺得工作安排太危險,項目設計不科學,完全可以提出合理的建議,要求他們保障安全,而不是一味地賣慘啊。



也有人說,那他們拿到的錢是工作所得,並不一定要以放棄私人空間為代價。

我們當然反對那種沒有下限的泄露隱私的行為,比如買賣身份證,比如泄露家人信息等等,但是我們沒辦法阻止那些自我消耗的人啊。

要知道,有一部分人,因為業務能力不夠,需要用額外的方式來換取流量,保持熱度,以便維持自己的身價。也就是說,他們的私生活也是他們提供給大眾的作品之一。

既然選擇了這樣的方式,那又抱怨什麼呢?

退一萬步說,這些明星真的覺得自己又累又辛苦又沒有私生活,真的羨慕普通人的生活,那完全可以不幹這一行,自己退圈。



反正當個普通人沒有門檻,只要自己消失,安安靜靜過個幾年,保管沒有人在意你。

到時候,想說什麼想做什麼都可以。

但是他們似乎捨不得。

這不就是既要也要?

既想要賺到屬於明星的這份工資,享受明星的特權,也要所謂普通人的生活空間。

當然我們不是說,明星和普通人一定是對立的,一定是無法相互理解的。

只是,當明星們擺出普通人的身份,表達出對普通生活的向往時,至少先把自己真正放在普通人的位置上,放正自己的視角,而不僅僅是把「普通人」當做自己訴苦的擋箭牌。

別讓自己在千千萬萬的追捧中沉迷。